股票操作“新股发行的过程中,低价还是高价,由市场来判断,监管要做的是让市场尽量在一个公正透明的规则里进行充分博弈,并做好对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措施。”针对市场争议,有资深市场人士表示。

" /> 
当前位置:首页 > 叶玮庭 >

  股票操作“新股发行的过程中,低价还是高价,由市场来判断,监管要做的是让市场尽量在一个公正透明的规则里进行充分博弈,并做好对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措施。”针对市场争议,有资深市场人士表示。

例如,中银证券分析师兰晓飞预计,2021年上市险企寿险业务“开门红”增速有望超预期。其中,中国人寿延续2020年政策,率先启动“开门红”,已发布主打年金产品“鑫耀东方”,预计将于今年10月20日开售。中国平安持续推动业务转型以达成2020年预定目标,预计将取消原先对短期储蓄险的限额销售,较往年提前启动“开门红”。中国太保和新华保险当前注重大规模增员和开展产品报备工作,通过获客型产品进行业务储备,新华保险或将今年12月初正式启动2021年“开门红”。

车险股票操作综改或拖累财险短期增速

对比来看,上市险企前8个月的财险业务均实现了正增长,增长势头好于寿险。具体来看,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太保产险、太平财险、众安在线这5家公司的保费收入分别为3076亿元、1928亿元、1009亿元、188亿元、96亿元,同比依次增长3.88%、11.4%、13.92%、7.72%、11.39%,均取得正增长。

车险业务一直是财险行业业务占比最高的险种,其对财险行业四季度及明年的保费增速影响最为明显。而随着9月19日《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的正式施行,财险行业保费或受车险短期拖累,增速出现放缓。

平安产险董事长兼CEO孙建平认为,车险综合改革深入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相关措施针股票操作对性强,充分考虑了消费者使用汽车时面临的风险和痛点,能为消费者提供更加全面的风险保障。车险综合改革已进入深水区,行业肯定会有一段时间的阵痛期,短期内行业车险保费增速可能下滑,甚至出现负增长,综合成本率可能会超过100%,但市场化改革是中国车险的最佳选择,只有推进市场化改革才能解决车险市场长期存在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车险才能进一步实现高质量发展。

平安产险相关负责人也对金融1号院表示,本次车险综合改革,通过健全市场化条款费率形成机制,将系统解决“低赔高费”、经营粗放、竞争失序等车险领域长期存在的一些问题,为行业高质量发展提供重要保障。从行业角度来看,本次改革比较全面、系统的解决了车险产品多年存在的一些问题,为财产险行业的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有效保障。从市场角度来看,鼓励线上直接渠道发展,让消费者购买车险更加方便快捷;同时,规范中介渠道经营,中介费用更透明,让消费者明明白白消费,客户认同感也会显著增强,利好行业。

兰晓飞也认为,继7月出现负增长后又恢复正增长态势,车险保费增速略有回升,但仍有较大增长空间,有望推动产险继续增长。但考虑到年内监管将加速推出商业车险综合改革,对车均保费产生负面影响,车险业务保费规模和承保盈利短期将面临双重压力。而非车险部分,从2020年8月保险行业财险险种占比中可以看到,保证保险规模继续大幅压缩,农险及责任险、意外险等非车险领域逐步占据主导且保持较好增长,在疫情蔓延下政策性险种韧性较强。未来随着监管对于非车险领域政策的推动,受益于经济基本面改善,非车险延迟需求将进一步释放,有望持续保持强增长动能。

544份三季报近四成预喜 87家公司净利润有望翻番

按侵权法理论,侵权的损失是指实际造成的损失。而内幕交易带给投资者的损失,往往是预期利益损失,是少赚了投资利益的损失。如不知利好的内幕信息的王府井股票投资者,早早抛售了股票,没有享有或少享有利好消息带来的红利,从内幕信息形成之前买入成本与抛售金额来计算,投资者可能没有损失甚至有盈利。那么没有享有或少享有利好消息带来的红利是否能够赔偿?还有一种情形是,内幕消息是利空的,但投资者不知情而买入,该损失如何计算?这都是问题。

根据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某证券公司内幕交易索赔案件的判决,是分不同情况计算损失金额。对于投资者进行50ETF、180ETF及其成份股交易的,基本参照虚假陈述民事索赔案件确定投资损失,而不是以实际损失为依据。而对于投资者交易股指期货品种的,其损失按实际交易产生的损失确定。

张志旺律师认为,从保护投资者利益及司法便利性原则出发,应当参照假陈述民事索赔案件形成的成熟的司法实践规则确定投资损失。

还有一个问题,是内幕消息的形成时间与公开时间是连续的,但利用内幕信息进行的交易时间往往是断断续续的,不连贯的。涉及王府井股票的内幕交易事宜,因内幕消息的形成时间,吴某某具体交易时间尚没有披露,但从查处的其他内幕交易案件中,基本存在两个时间段不一致的情形。在这种情形之下,应当推定内幕消息的形成时间至公开时间期间交易的投资者,均受内幕交易影响,否则受内幕交易影响的投资者寥寥无几,在技术上计算损失也存在难度,“内幕交易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的法律规定,很难落实,在民事责任方面也构不成对内幕交易违法行为人的震慑作用。

2007年《全国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提出,审理内幕交易、操纵证券市场产生的民事索赔案件是新课题,至今已经过去十多年了,急需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出台相应的法律和司法性文件,进行规范和指导。

(责任编辑:野狐禅)

推荐文章